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会  主办
淇县泉头村:许穆夫人魂牵之地

 
时间:2020-11-26 20:50:07  作者:鹤报融媒体记者 刘倩倩 文/图  编辑:鹤壁新闻网 

 来源:鹤壁新闻网2020-11-26 08:36

1

石碑上《重浚勺金河记》

2

泉头村今貌

3

如今的折胫河河床已长满绿植

4

泉头村的古民居

5

古籍中关于折胫河的记载

6

村民保留上百年的水缸

□鹤报融媒体记者 刘倩倩 文/图

“我思肥泉,兹之永叹。”我国历史上第一位爱国女诗人许穆夫人,曾以《泉水》为题,吟咏肥泉,表达她对家乡的热爱与思念。淇县卫都街道泉头村曾名为肥泉村,因村内有太和泉且为折胫河的源头而得名。11月24日,记者到泉头村采访,村民们说起村里的历史文化,兴致勃勃、滔滔不绝。

古时出行需乘舟的泉头村

走进泉头村,整洁的街道上有“肥泉路”“太和北路”等路牌,有村民介绍,泉头村属于岗丘地形,地势西高东低,利于断层泉的形成,村里的泉很多,主要有三大泉均为肥泉之源,分别是百泉、饮马池泉、太和泉。清代《淇县舆地图说》记载:“泉头村分为东泉头和西泉头两个村庄。东泉头,城北偏西五里。户二十三,口五十五。太和泉在村南,有龙王庙,祷雨辄应。西泉头,城北偏西五里。户三十二,口七十一。”

村民介绍,村中的一个地方曾有近百个大泉涌出,村民称之为“百泉”。泉水汇集,形成宽约20米、深约5米的河道。夏季雨水与泉水汇集,与饮马池泉水汇合,最终汇入折胫河。“古时肥泉村民出入需乘舟,可见这里的水资源多么丰富。”79岁的牛山岭老人说,20世纪80年代,百泉干涸了,折胫河出现断流,仅在雨季有少量河水。

84岁的牛永福介绍,以前村里的太和泉水量很大,泉水甜美甘冽,鱼翔浅底,鸭浮水面,微风过处,碧波粼粼。太和泉出自礓石洞,洞深约2米,高约3米,洞对面建有座小庙。后来,这里建了厂房,太和泉也干涸了。”牛永福伤感地说。

折胫河因纣王斫胫的故事被载入史册

发源于泉头村的折胫河,全长19.8公里,流域面积100平方公里,流经卫都街道、朝歌街道、北阳镇、西岗镇,汇入卫河。在历代史书中,折胫河又被称为泉源水、澳水、太和泉水、阳河、勺金河等。河虽小,但是名气大、名称多,故事更多。

有史料记载:“折胫河在淇县南,亦名阳河,即古肥泉也”。而北魏郦道元的《水经注》记载:“太和泉源水……东南注淇水,为肥泉也。”《博物志》中称肥泉为澳水。《寰宇记》谓其阳河,“阳河……即纣折朝涉之胫于此。亦名折胫河”。历代相关史书对折胫河名称的变迁都有所记载。一条看似不起眼的小河能够反复载入史册是不多见的。

“殷商末年武王伐纣,纣王登鹿台自焚而死,至今已过去了数千年,人们对纣王当年折樵夫之胫验髓的故事仍然难以忘怀。”牛山岭老人说,北魏郦道元的《水经注》中记载:“老者晨将渡水,而呻吟难济。纣问何故。左右曰:老者髓不实,故畏寒也。’纣乃于此斫胫而视髓也。”纣王斫樵夫之胫验髓后,肥泉始称斫胫河。后来,演变为折胫河。

折胫验髓的故事流传很广,故事中说,纣王为讨得爱妃苏妲己的欢喜,在宫城内修建了一座高耸入云的摘星楼,这座高楼专供纣王与妲己寻欢作乐所用。一日,一老一少两个樵夫来到肥泉边准备涉水,年少的樵夫毅然下水过河,而年长者好几次把脚伸进水里又都缩了回来。这时纣王与妲己正好登上了摘星楼,看到了这一幕,纣王便问身边的卫士这是什么缘故。卫士说,人年纪大了骨髓已经空虚了,老人本身就比年轻人怕冷,在冷水里更受不了。纣王于是命卫士将两个樵夫捉来,砍断了他们的胫骨,看看老年人和年轻人的骨髓到底有没有区别。两个樵夫就这样成了终身残疾。后来,人们为了表达对纣王残害无辜的憎恨,把肥泉称为折胫河。还有许多谴责纣王的诗篇流传于世。诗曰:“河流曲曲总凄清,呜咽依稀远故城。胜有哀怨传不尽,潺潺未改旧时声。”又曰:“百折潺湲呜咽声,哀波常浸纣王城。何年暗入孟津渡,送约天兵洗不平。”

折胫河两岸地区曾被誉为“中原鱼米之乡”

“折胫河古称肥泉、澳水、泉源水,后来还有了阳河、勺金河、太和泉水等名字,我们当地的老百姓不喜欢折胫河这个带着血腥味儿名字,最喜欢记录‘鱼米之乡’的勺金河这个名字。”牛山岭说,清朝同治年间,河南巡抚钱鼎铭组织人力疏浚折胫河,历时半年,耗银6800两。钱鼎铭认为折胫之名“不可垂训也”,便在他撰写的《重浚勺金河记》中将折胫河更名为勺金河,取意为一勺河水换来一勺稻谷。

“我们村的太和泉水量很大,从前抗旱时用22台水泵同时抽水也没有抽干过。”牛山岭说泉头村充沛的泉水让河两岸地区曾经被誉为“中原鱼米之乡”。泉头村东南1公里的稻庄村即以盛产水稻而得名。这里所产的稻米与别处不同,米粒特别长,蒸熟后一粒粒全在锅里竖着,吃起来甘甜醇香。据说从前皇帝非常喜欢吃稻庄村出产的大米,这里的大米于是成了贡品。

历史上,到泉头村游玩的达官显贵、文人墨客络绎不绝,泉头村的浴马池南边曾有一座由官府出资修建的亭子,名为观澜亭,专供游人在此观赏河景。肥泉池的南边还曾有座武公祠,是为纪念卫国国君卫武公而建。由于明代的地方官员看中了泉头村的美丽风景,特意将位于淇县耿家湾的武公祠迁建到了这里。

“村里的老人对水、对勺金河有一种特殊的感情。有一家爱心企业,清理了河道,种满了荷花,修建了观赏桥,让勺金河昔日的美景又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。”57岁的范根巨欣慰地说。

许穆夫人吟咏肥泉表达思乡之情

在泉头村,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刚刚上学的孩子,都能背出许穆夫人写的《泉水》中的佳句:“我思肥泉,兹之永叹”。许穆夫人是春秋时期卫国国君卫宣公的孙女,卫惠公、卫黔公的侄女,卫懿公、卫戴公、卫文公的妹妹。生长于卫都朝歌,嫁给许穆公后,人称许穆夫人。许穆夫人的一首《泉水》使肥泉名扬千古,也记录下泉头村的古貌。”范根巨说。

村民介绍,许穆夫人自幼聪敏,才华出众,貌美多姿,能歌擅诗。她喜欢到风景如画的肥泉与姐妹们赏景玩乐,泛舟垂钓。“许穆夫人把自己的婚姻与国家利益联系起来,主张嫁到离卫国较近又比较强大的齐国,但卫惠公按约定,将她嫁给了许国的穆公。远嫁后,许穆夫人怀念自己的家乡,常常把对祖国的思念写成诗歌,面向北方弹琴吟唱。”牛山岭说《诗经》中的《竹竿》也表达了许穆夫人对家乡山水风光的赞美。

“周惠王17年也就是公元前660年,北狄人进犯卫国,玩鹤丧志、失去民心的卫懿公不得不亲率士兵到荥泽去抵抗狄兵,结果兵败被杀,狄兵乘胜直入卫都朝歌城,百姓四散逃命。许穆夫人得到消息后,悲痛欲绝,毅然决定回乡。”牛山岭说,许穆夫人在《载驰》中写道:既我不嘉,不能旋反”,表达了她救卫国的急迫心情。

“许穆夫人为祖国四处奔走呼号,广造舆论,得到了齐国齐桓公的支持,齐桓公派人率三百辆战车、三千甲士,帮助卫国稳定局势。还带去牛、羊、猪、鸡、狗各三百,又以鱼轩和三十匹绸缎赠送给许穆夫人,这样才使卫国生存下来,以至有卫文公时的中兴出现。”牛山岭说,他经常感慨于许穆夫人的故事,关于许穆夫人的一段段佳话也在村民中流传。

祷雨辄应的龙王庙和龙子的故事

泉头村文化底蕴丰厚,村里关于龙王庙的神话故事一直被人们津津乐道。清代《淇县舆地图说》记载:“泉头村有龙王庙,祷雨辄应。”据村民介绍,泉头村不但有泉水,雨水也很充足。“我们村曾有一座龙王庙,位于太和泉西岸,坐西朝东,庙内供五位龙王。”牛永福说,龙王庙雕梁画栋,兽脊飞檐,四梁八柱,金顶朱户。还曾有一副对联写着:“飞龙盘柱戏明珠,彩凤围屏明晓轩。”

近年来,经过热心村民四处寻找,找到一些石碑碎片,集中存放在龙王庙院里。根据残缺碑文,可以确定有明崇祯年间碑、清乾隆年间碑、清同治年间碑等。牛永福说,村里曾有一通比较完整的石碑,有“灵应泉”三个大字,还有乾隆年间等字样。

泉头村主要姓氏有赵、邵、潘、耿、张、牛、范等,赵、邵、潘姓分布于西泉头,耿、张、牛、范姓分布于东泉头。以上姓氏均为清朝末年或是民国初年由外村迁来。

牛永福给记者讲了村里流传的龙子的故事。“有一对夫妇带着女儿莲儿路过泉头村,遇到坏人打劫,莲儿父母双双遇难。莲儿不愿离去,就在此开垦荒地落了脚。一天,孤苦无依的莲儿受到坏人欺负,天上的龙子刚好看见,便幻化成人救助莲儿,两人心生爱慕,成亲生子,取名龙娃。龙子和莲儿在此织布种田,乐于帮助他人。但龙子为躲避虾兵蟹将的追捕,每天外出都用锅灰涂遍全身来隐蔽自己,日久天长龙子的皮肤变成了黑色。龙王得知龙子下凡成亲,亲自带兵来到泉头村,本是万里晴空,顷刻间,雷电轰鸣下起了瓢泼大雨。龙子为救村民,把自己身上的鳞片一片片揭掉,做成屋顶遮挡雨水,自己却倒在血泊中。龙王带走龙娃时,将龙娃手里的一根槐枝插在了泉头村,那根槐枝长成了一棵茂盛的槐树,也就是我们村里这棵古槐树。”牛永福说,龙子的这段凄美感人的故事在村里流传了很久。

 






<----返回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