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会  主办
家乡的泥

 
时间:2020-12-1 20:32:23  作者:马金章  编辑:鹤壁日报 

2020-11-27 16:48:15

 

雨丝飘斜,寒风凉滑。街市上行人稀少。积木式叠起的大厦和花红柳绿的广告牌被罩在一片朦胧的雨帘里。他收起泥,盘膝坐在椅子上,翻着一迭新结识的朋友留给他的名片。

 

此时,街上出现了一顶蘑菇状的小伞。小伞像一叶风浪中的帆,慢慢向他这个礁石般的亭子漂来。

 

近了。“白帆”一收,一个面容娇美、神情幽怨的东方姑娘站在他的面前。

 

“叔叔。”两个清晰的汉字颤抖着滑出她丰润的朱唇。

 

他有点儿吃惊。

 

“叔叔,听说您从河南来,从黄河故道上来?”

 

他点点头。

 

其实,这女孩昨天已观看了这位泥塑鬼才的表演。当时的情景在她眼前闪现:

 

他顺手从泛着黄光的泥坨上挖下一小块儿,对掌一揉,泥坨成了圆柱形,接着三捏两团,一端就具猴头模样儿了。紧接着,他飞快地用小竹管在猴头上点了两下,猴子亮亮的眼睛睁开了。再用小竹管一按一刮,猴子的五官健全了。这时,他好像不介意地将猴儿的身体一弯一扭,在看客眼花缭乱的时候,只见他的手漂亮地在胸前划了一道弧线。嘿!一个精透活泛的猴子居然旁若无人地雄踞在台板上了。他接着挖了一坨泥……仅三五分钟时间,六只神态各异的猴子便呈现在人们眼前:它们有的嬉皮笑脸,似与同伴耍闹;有的眉头紧锁,显得心事重重;有的仰天举目,似在高呼长啸……真是只只活灵灵,个个精透透。

 

“大师,您能给我捏一个猴吗?”

 

“可以。”他爽快答应。

 

晶亮的雨丝飘进亭子。女孩看着他手里的黄泥逐渐活起来,不知怎的,她的眼圈儿红了。

 

“姑娘,您有什么难处?”艺术家的手沉重起来。

 

这一问,女孩的眼里哗地涌出泪水,粉嫩嫩的脸上浸出两道亮亮的泪迹。

 

“你什么时候离开大陆?是投亲奔友来的还是留学?”

 

两年前……

 

听着姑娘的诉说,他恼怒了。捏了一半的泥猴被他狠狠地揉扁捏圆,然后,啪一声掷在大泥坨上。他厌恶地盯着这个曾嫌弃祖国、做过纸醉金迷美梦,而今误入歧途的女孩。

 

“大师,我不配让您给捏猴。可您,能留给我一点儿泥吗?我的家,也在,黄河故道上……”少女颤抖的声音被斜雨打断了。

 

他的心一阵痉挛般疼痛。努力平静下来后,他重新挖了一坨泥,目光痴痴地捏起来,一边捏一边说:“这是从咱家乡带来的黄河澄泥啊。”

 

他为她捏了个母子猴。小猴儿攀爬在妈妈的肩头,妈妈吻着它稚嫩的小爪。

 

少女捧着母子猴哽咽。

 

他的眼里也禁不住涌出了泪水。

 






<----返回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