淇河与汨罗江及其他
淇河与汨罗江及其他

 
时间:2020-6-26 21:38:41  作者:秋雨 阅读: 

2018-12-03 10:48
  读了《漫谈历山国》,想到春节某私人公司策划的淇河与汨罗联袂全国出演,也就有了这题目。
  卫地与楚地有些渊源,淇河岸边出生了华夏第一位伟大的女爱国诗人许穆夫人,楚地出生了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。凭着二人的爱国诗篇,而不是别的什么文字,使得淇河与汨罗江特别亲近。
  《诗经》中有《载驰》,是许穆夫人的著名爱国诗篇,早于屈原的文字,当然还有许穆夫人的《竹竿》《泉水》,均可以与屈原的爱国诗篇相映生辉!
  《诗经》中还有《载驱》,说的是齐国文姜兄妹通奸,自鲁到齐的淫奔之事。诸位不要搞混了,以至于为了与屈原文字对应,搞出来什么屈原有同性恋,以此毁坏我中华正面的历史人物形象!
  湘与淇的渊源还与淇竹有关。湘江湘妃斑竹本是移自淇园,大禹治水初期,舜帝南归,南归之时带走了太行南段东麓的淇竹。
  南宋诗人、四川宣扶史李曾伯写有《管顺甫以湘竹为青奴儿贶为名湘夫人赋以谢之》一诗,其中的青奴儿就是夏日取凉寝具,用竹青篾编成,或用整段竹子做成。管顺甫用湘竹编凉席赠人,并名之曰“湘夫人”,李曾伯写此诗答谢他。诗中有句:“妾家淇园北封君,厥祖慈事宗苍篔。子孙异代贞节闻,枝分一派从南巡。千古流落湘江滨,几番雨露敷新荣。斑斑不改啼红痕,膏煎漆伐悔自矜。”李曾伯用拟人手法,说淇竹跟随舜帝南巡至湘江,同情青竹因才得祸,歌颂青竹忘我牺牲,奉献人类的高尚品质。由此诗可知,淇园斑竹曾随舜帝南巡至湘江一带,可见湘妃斑竹应是淇园斑竹移植过去的。明代陆容咏竹词句:“问华胄,名淇澳。寻苗裔,湘江曲。”再次证明潇湘竹子就是淇竹的苗裔,淇竹贵为华胄。
  宋代徽州婺源人、朱松之弟、朱熹之叔父朱槔有诗《同蹈元看竹了轩因用去年方字韵作此》:“淇澳渭川那复梦,而今天遣出南方。要观大节须霜雪,莫说此君无肺肠。照水形容殊不恶,临风言语一何长。山僧岂识留连意,千里故人逢异乡。”朱槔梦中多次相会的淇竹 如今在遥远的南方邂逅,天遣应是指淇园绿竹曾随舜帝南巡而移植南方。
  所以《红楼梦》潇湘园中的竹子,那一林寒玉实有淇园的身影。书中的“淇园遗风”与淇河的关系更无悬念。《西游记》中的拂云叟,写的就是淇竹成仙。
  其实,钟山风雨中的绿竹也有淇竹的身影,南朝诗人沈约《郊居赋》中有句:“其竹则东南独秀,九府擅奇。不迁植于淇水,岂分根于乐池。”沈约赋中的“郊居”就位于钟山之下,钟山之下的绿竹“东南独秀,九府擅奇”,这些绿竹如果不是自淇水而来,便是分根于仙界的乐池。






<----返回主页